朱锋:美国霸权地位的盛衰趋势分析

首页    研究成果    中文    朱锋:美国霸权地位的盛衰趋势分析

美国霸权地位的盛衰趋势分析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 朱锋

 

从国际关系历史的视角来看,霸权国不管曾经多强大都无法逃避盛衰交替的历史轮回。二战后出现美国和英国的新老霸权更替,1991年苏联解体导致美国冷战后唯一的霸权国家。2000年到2020年间,美国的GDP实现翻番,是所有发达经济体中GDP体量增加最快的国家。未来30年美国的霸权实力是否将出现实质性衰退,就此断言恐怕为时过早。

冷战结束30年以来,随着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美国的霸权实力确实正在相对下降。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20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4.7万亿美元,居全球第二,占全球经济的比重达到17%,而美国GDP为20.9万亿美元,占全球的比重跌至23%。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和美国抗疫不力的状况,进一步打击美实体经济的增长步伐。

未来30年同时又是中国实现“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完成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关键时期。实现民族复兴,并不意味着中美要展开世界政治体系内“霸权竞争”,更不意味着美国的霸权轮替是中国民族复兴的根本目标。未来30年美国的霸权兴衰与中国民族复兴虽然是重叠的“时间线”,但两国仍然可以探索“互利共赢”的合作性竞争、负责任竞争的新型大国关系建设之路。

未来30年美国霸权兴衰最大的变量仍然在美国自己,国内问题将是美国面临的首要挑战。美国社会两极分化严重,民主党越来越“左”、共和党越来越“右”。两党几乎在任何问题上都难以达成实质性共识。如果2024年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并组成共和党右翼政府,其国内政治和社会对立将扩大。一个没有尽头自我折腾的美国、存在国内暴力冲突和国家分裂威胁的美国,是未来30年美国霸权兴衰的决定性因素。

未来30年美国霸权兴衰的次变量是美国的外交和全球安全政策的走向。拜登政府通过强化“四国对话”机制以及签署“美英澳协议”,加紧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部署,其首要目标就是遏制中国崛起。将“新冷战”带回亚太地区引起国际社会的严重不安,美俄关系的未来走势也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

决定美国未来霸权兴衰的第三大变量是华盛顿究竟以什么方式来定义和策动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如果美国继续实施冷战策略,不惜在中国周边策动代理人战争、露骨主持台独势力、全面策划扩大在亚太地区的反华“势力范围”、甚至不惜为打击中国影响力而谋求武力干涉,只会削弱美国的霸权地位,美国从持续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仓惶撤退就是生动例子。

当前,美国执政精英意识到了美国霸权实力需要重新设计政策思路、全力推进霸权维持的迫切性。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仍然可能经受尖锐和复杂考验后,重新找到美国“霸权护持”的变革路径。需要警惕,美国为弥合国内政治与社会分裂,把对华打压、甚至不惜挑起新冷战作为促成国内凝聚的抓手。需要防范,中美难以管控战略竞争可能触发的军事冲突成为又一次“珍珠港事件”,再度唤醒和激发陷入内斗的美国人重新团结和振作。

美国霸权地位的兴衰起伏无需改变中国改革开放、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世界可持续发展、走稳走实走好强国之路的意志和决心。若美国沉迷于自己过去的“美式霸权”和“冷战经验”,结果只能是反噬自己的霸权地位,使世界进入“后美国时代”。未来30年美国霸权的兴衰和中国的民族复兴,应该是“平行线”、而不是“交叉线”。

2021年10月23日 1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