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勉会长谈当前的战略态势、机制、议题、思路和对策问题

首页    信息交流    杨洁勉会长谈当前的战略态势、机制、议题、思路和对策问题

2021年8月12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主办、上海国际关系学会与上海国际战略研究会协办了“2021年夏季国际战略形势”研讨会。上海国际战略学会和上海国际关系学会会长杨洁勉就“战略形势与大国关系”议题作总结发言如下:

第一,关于当前的战略态势问题。总的来说,当前的战略态势是从量变线性的延伸朝着质变临界点方向发展。有的专家将这个点移得远一点,有的专家移得近一点,但都讲东西关系、南北关系、中美关系等。在战略态势上,一定要用历史的、发展的眼光看问题。由此联想到了历史上的三个时间节点:第一个是差不多80年前,二战珍珠港事件后国际战略态势开始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第二个是1969—1970年的时候,尼克松讲了5大力量中心;第三个是30年前冷战的结束。这些战略态势各有不同,其中尼克松所讲的5大力量中心,除中国、美国之外,其他都变了,苏联解体为俄罗斯,而俄罗斯与苏联并不在同一等级上,西欧扩大成为欧盟+英国,日本也倒退下去了,现在更多讲的是印度。所以50年来的变化很大。30年前是单极体系,所谓的“一超多强”甚至“单超独霸”等也变了,现在又讲中美+、准G2等。但是总的态势说明中国一直处于上升地位,而且战略态势相对来说不断朝着非西方国家这个更大的群体方向发展。

第二,战略机制问题。现在的大国关系要用机制体系来表现,现在还未讲到体系问题。从广义上的Institution来讲,它与东升西降、南上北下、中上美下等大趋势是一致的,但也另有特点,即现在进入了阶段性的回流期和徘徊期。北京奥运会、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几年,20国集团以及中国的主场外交刚好都在中国。而现在应该看到,美国的盟国友邦正在加强,原来要被历史请出去的G7也在加强,10年前我们打掉过的Quad则重新出现。另一方面,金砖5国除了中俄关系以外,彼此关系也今非昔比。中国的战略伙伴约有80多个,但是这些战略伙伴正在分化,需要重新定义。此外,有的国际机制还有左右之间的拉锯战,最明显的就是作为战略性机制的WHO,左右摇摆,飘忽不定。所以在高层次上反应战略态势的机制形式所带来的挑战正在急剧上升。

第三,战略议题问题。我们主要讨论3点:一,政治安全泛化问题。现在什么都跟政治安全扯上关系,政治安全不好,什么都完了。另一方面,当前安全泛化是现实,也是趋势,但是“滥化”是逆流,应当在可能的条件下多加预防,不能把任何事情都跟政治安全扯上关系。例如,中美的政府间外交和两国的民间重点是不一样的,所以这里还有空间。二,我们讨论战略议题和大国的斗争、竞争是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并存。对中国来说,现在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在增加。在阿富汗,塔利班3、4天就攻克了5座省会城市。这使人想到了1975年美国撤出南越,北越部队势如破竹,靠美国支撑起来的南越军队兵败如山倒。如果这些在与我们边境交集的阿富汗重演,我们是否准备好了?这个问题是需要考虑的。关于非传统安全方面,主要是所谓的新公域,例如网络安全、深海等问题带来的挑战。中国人讲“天下”是不够的,还要有“天外”,因为我们已经到了外空和太空、月球和火星。现在美国人对“嫦娥”和“祝融”只知其音而不知其义,以后他们会明白的。我们在一些非传统安全议题上应对有力,如疫情防控、气候变化、扶贫脱贫和经济复苏,需要继续做好用足,这是我们分析战略态势应对时需要考虑的。三,工作重点和宣传重点要分开。我们工作的重点是希望找同盟者、统战对象、第三方。但在宣传方面,不要只看到美国与欧洲有分歧,还要看到它们之间的合力。我们现在对世界的理解还远未到达高级阶段水平,因为整个世界是一个不断认知、不断深化的过程。

第四,战略思路问题。我们要做常态分析,因为大多数是常态。同时,我们也要做非常态分析、新常态分析。比如中间地带,中国对非国家行为体的认识和工作还有很大的空间。现在谈原则和观点多了点,但缺少方案。不要光讲趋利避害,还要拿出具体办法来。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拜登总统共同提出《新大西洋宣言》,我们是否也可以提出《新开罗宣言》?因此我们在这方面要有一套又一套的方法,这样才可以拿到国际上去表达我们的主张,团结世界各国。

第五,战略对策问题。尽管大家对中美关系的定性、定位有不同看法,看待有些事情的角度也不完全相同。但大家都希望用我们的专业知识、我们发展的前景和坚持的理想来做出各种战略对策。世界这么乱,怎么办呢?毛泽东主席当年的诗词很有借鉴作用,现在是“乱云飞渡仍从容”,要有一点“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精神。同时,习近平总书记在“7·1讲话”中也指出,在困难和挑战面前,我们不但要敢于斗争,还要善于斗争,要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我们学者的重点工作还是要放在如何“开路”、“修桥”上面,拿出具体的方案和办法。

 

2021年8月19日 12:19